_(:з」∠)_0627归来。
 
 

[卢刘] 死不放手(上)

٩(๑òωó๑)۶方王我一定会好好炖肉的!

Riberol:

-  @\(//∇//)\ANaDa ,给你的卢刘,我的手速还好吧w


- 上中下三篇完结,慢慢填w


××


“不知不觉,我已在蓝雨待了这么多年。”


“还记得刚进俱乐部的那会儿黄少总喊我小鬼,我心里当然有点不爽,不过当时就十四岁,还什么都不懂,光有那股拼劲,特别缠人,特别烦人。喻队黄少他们能忍下来,也算是中国好前辈了。”


“前些天黄少曾回来蓝雨,说要看看现在蓝雨都被我管理成什么模样。我都当队长了,黄少还是那么爱揉我的头发,小卢小卢的喊着,不过我也由他去了,毕竟我从黄少身上学到了很多,某程度上,黄少算是我的榜样。”


“当然,我学的并不是他的话痨,他那机关枪般的语速,我大概是一辈子都学不来的。”


“所幸的是,他对抓紧机会的那份执着,我还是领略了几分。”


 


[死不放手]


 (上)


刘小别都不知道自己到底作了什么孽,竟然又梦见了卢瀚文。


 
“小别前辈……”


他双手插在口袋里,背后是灿烂的阳光,两人的距离大概有三米左右。


 
常言道: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按这个方向来思考,梦见卢瀚文倒不是什么怪事,毕竟前些天才在赛场上碰面,还跟自己的飞刀剑纠缠了好一会儿,那股狠劲,令人不能想象,这人居然是蓝雨的队长,那位年纪轻轻就成为职业选手、年纪轻轻就担起了队伍,当起了队长的卢瀚文。


也令刘小别有了种时光倒流的错觉,时间仿佛回到了很多年前,卢瀚文站在新秀挑战赛的舞台上凝视着他,若有所思;而他就站在舞台的另一端,剑尖直指黄少天,目光却不可避免地被这位年轻的后辈吸引了。


这样看来,梦见了十六岁的卢瀚文大概也不是什么吊诡的事。


——刘小别这样相信着。


“小别前辈……“


梦里的卢瀚文又喊了一句,或许是没有得到回应的缘故,他的语气有了那么一点的焦躁,那双眼睛睁得更大,目光死死的锁在他的身上,那力度,仿佛要把他看了个透,直至看出一个洞。


”什么事?”


被反复点名,刘小别下意识地揉揉疼得发涨的太阳穴,摇摇头,无奈地开了口。卢瀚文的眼神使他相当不安,此刻,微草的手速达人似乎变成了一只猎物,而那个猎人什么都不做,一味盯着他看,他料不到那人下一步的动作,只好乖乖待在原地,小心翼翼地防备着。


他们之间的气氛就是这么诡异。


“小别前辈,请听我说……”


——他不想知道后文,发自内心,却没有缘由。


“我没空,迟点再说吧。”


“不,这是很重要的事!”
 


卢瀚文向前踏了一步,两人的距离拉近了一点。


“唔……”犹豫了一会儿,刘小别终于松了口,“说吧。”


然后卢瀚文又前进了一步,距离只剩下一米。


“小别前辈,来PK吧!”


该来的总要来系列。


“没空。”


”可你就在这里站着,也不见得有多忙啊!”


“不想PK。”


“为什么?”


“无聊。”


刘小别还是厌倦了跟他之间的无聊对话,干脆投出一记直球,一时间卢瀚文也不懂该如何回应,伸出的手停在半空,好不尴尬。


最后他的手还是收回去了,口却还没歇着:


“那小别前辈听听我说话?”


“……”


“放心,我的话没有黄少那么多。”


大概有黄少天的一半。刘小别腹诽着,脸上却还是不动声色,


“那你说吧。”


“好,那你得认真听着啊。”


“……嗯。”


得到了他的答复,卢瀚文深吸一口气,抬头直视这位比他高了一点的前辈。


——当然,这都是过去的卢瀚文,十六岁的卢瀚文。


所以说他怎么知道这卢瀚文是十六岁的那位?


“小别前辈……“


渐渐地,少年清秀的脸庞开始起了明显的变化,鼻梁变高了,眼睛变细长了,长高了,视线终于跟他成了同一水平。


“你还记得,我说过我喜欢你吗?”


这是十九岁的卢瀚文,蓝雨的队长,使用角色是夜雨声烦,前几天才扛着大剑,单人匹马,劈开了微草的防线。


所以刘小别是被吓醒的。


“见鬼了……”


床头的闹钟还在响个不停,“铃铃铃铃”,令人心烦气躁。刘小别猛地从床上坐起来,一下拍在按钮上,那讨厌的声音终于消停了一会儿,可心里的焦躁不安却没有丝毫消退的迹象,还不知分寸地开始往身体的每一部分蔓延,最后,刘小别绝望地发现,自己的脑海里只有三个字。


——卢瀚文。


这个曾在十六岁时跟他告白,被拒绝了,还能一脸若无其事,仍旧热爱纠缠自己的人。


 


(私信)夜雨声烦:有空吗?来PK吧!


(私信)飞刀剑:没空。为什么要找我?


(私信)飞刀剑:你不是蓝雨队长吗?


(私信)夜雨声烦:啊,那不是很合理的事吗?


(私信)飞刀剑:何以见得?


(私信)夜雨声烦:你是微草的剑客啊。


(私信)飞刀剑:所以?


(私信)夜雨声烦:你厉害啊!


(私信)飞刀剑:……


 


还要特别理直气壮,面对这样的人,刘小别真拿他没辙。


 
“小别?”


清亮的嗓音打断了他的思绪,回过神来,刘小别才发现自己已坐在食堂的椅子上,面前放着一个盛了火腿的盘子,他握着刀,在发呆的那会儿把火腿切成不堪入目的模样,直把对面的高英杰吓得不懂说话。事实证明,高英杰还是有那么一点队长的范儿,终于还是鼓起勇气,出言阻止他摧残食物的行为。


“哦,走神了。你刚说了什么?”


被无视的高英杰自然相当心塞,他叹了口气,还是决定不评论刘小别那过长的弧,直接进入正题,把说过的话再重复一遍。


“我刚收到队长的电话。”


显然,刘小别也被这消息吓着了,切火腿的手也顿了顿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。


“队长?王队?”


高英杰颌首。


“嗯。” 想了又想,他补充道,


“他想看后天蓝雨vs微草的比赛,那天该是我们主场。”


“什么时候回来?”


“今天下午。“
 


卧槽。


 


tbc.

19 Jun 2015
 
评论(10)
 
热度(54)
  1. 狗剩Riberol 转载了此文字
    ٩(๑òωó๑)۶方王我一定会好好炖肉的!
© 狗剩 | Powered by LOFTER